伏魔沙游记(下)

3. 从郑成功到Koxinga

我妻子读完几本讲西北太平洋海上商贸/海盗的书以后说,原来郑成功不是什么民族英雄那么简单啊,然后一个台湾的妹子听了就很疑惑,说我们从小教材也是这么讲的啊。教材到底是怎么讲的呢,于是我们就来台南看了一下郑成功。

台南是一个美丽的古都,和槟城一样,都是北东印度群岛大航海时代早熟的美丽果实,美好的小巷,美好的寺庙与美好的食物,每天只卖两种口味冰淇淋并且在老板起床时才决定是哪两种的著名小店。请原谅我写不好这些,总之一定要来台南就是了。

那我就写一下Koxinga好了。我们一路经过了国姓乡、追分-成功火车站、国立成功大学,然后去了赤崁楼、郑成功纪念馆和安平古堡,惊喜地发现这些博物馆已经成功地去成功化了。这里并不存在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至少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我们看到大航海时代沙洲上的城堡,看到了油画《永别》中荷兰牧师范无如丘面对异教徒的勇气,看到了郑军和荷军的缔和条约所遵从的海上信义,看到了拉丁平埔文字的典当契约,看到新塑的台南前市长羽鸟又男的半身像,看到了地层中的玻璃和贝壳,清帝赐予的牌匾,城堡墙体的迭代顺序,以及魁星阁上掷筊杯求考试通过的孩子们和想要考入中国人民大学传播系的许愿牌,孔庙里孔夫子劝你读书用点心的薯片,还有开山神社上半部被换成青天白日的鸟居,来拜天后宫求姻缘的女同性情侣,以及音爆划过天空的F16v。而国姓爷只是这些展览中普通的一环;虽然那场涨潮时的战役决定性地让这个岛屿进入东亚历史,但是我们已经知道,东亚历史只是台湾诸多历史中的一种而已。

最后,我们看到了一台“民族英雄郑成功”的铸铁胸像,没有解说牌,但是熟悉的画风一看就知道来自什么时候。

我们在这里看到的Koxinga,也就是国姓爷是个什么人呢,他有一半大和肥前人的血统,他是捡到贵族头衔的海盗之王,他活着的时候如果有人敢叫他郑成功那是极大的冒犯;他是荷兰人的战胜者,也是原住民的奴役者。这就是现在看到的Koxinga。博物馆的视频里,郑成功是一位教子失败被气死的普通人,视频最后很勉强地说,但他忠于明帝的忠还是我们应该学习的呀。真的吗?我不信。

后来我们在旧书店找到了一本1998年联经出的少儿读物,终于找到了:啊,郑将军来了,台湾人民站起来了(之类的话)。

美丽的台南古城
可惜并妹有试过
熟悉的味道
原来他们早就有拉丁文字了

4.日本的台糖平原和林百货

在暴雨前闷热的午后,我们乘坐最慢的柴联区间车沿着西部的平原往南,路过彰化扇形车库风化中的淡蓝色東急产DR2000型客车,路过北回归线旁的花砖博物馆(大部分花砖在日本生产),路过小站旁仓库墙上被遮盖又重新揭露出来的“大日本xx株式会社”。你知道我们这代人,就算反动如我,还是不能自然地说出日本两个字(至于下一代的中国人就不说了)。

所以我羡慕台湾的年轻人。在蜗牛巷里住家户外窗上,贴着富士山登顶纪念的日丸旗;在台中的铁道馆里,最好卖的纪念品之一是日治时期台铁地图的复制品,而在林百货里是日本时代的台湾纹章。

林百货是客栈老板推荐的台南观光新热门,曾经是台湾最早大百货公司(之一?),最近活化改造成为博物馆、纪念品商店、唱片店和书店咖啡。这里的主题当然是昭和时代的台南,东亚最洋气的现代生活方式,包括百货商场里的指针式电梯,虽然重建的电梯并不太能够还原接近一百年前的风味。

虽然现在林百货里面文创商店远多于博物馆,但是营业状况似乎还不错。而十字路口周边就是昭和时代的美丽建筑,国立台湾文学馆,台南武德殿和土地银行。以前在满洲的奉天和哈尔滨也见过这么美丽的建筑,全数被鲜红色的招牌遮盖,好像是一种浓厚的网红妆。

顺便说一句,在林百货的唱片店有一个意外发现:云南的卧铺列车早晨播放的让人印象深刻的东亚风巴洛克曲子,原来是台湾的《森林狂想曲》。

然后林百货对面是国民党的支部大楼,前面树立着日军慰安妇的纪念雕像,侧上方是国民党的候选人***疾呼发大财。一条街外的一块地盘有人扯了大幅标语:xxx住在大陆不回来,还选啥里长啊。

如图
林百货顶楼
日治时期的台铁

5.重回台北和其他

台北是一座紧邻着巨大火山和海洋的城市,像是雅加达、西雅图与拿波里的混合,即使从我的野人视角来说,台北也很有趣。但我也没有去阳明山,我们去了猫空缆车,遇到环台北山径上行山的人们穿着防蚂蝗的鞋套。去了海边小村老人们的泳场,无视那里刷着禁止游泳的告示,被海底的藤壶划破了手掌。我们去了很多书店,去了缅甸街,还想要去国家图书馆待几天,想要去山里面露营,但是只能留到下次了。

当然我没有去看常凯申和孙逸仙。如果是十年前,我可能会跟所有的中国游客一起去,那样的话我可能会看到另一个台北。毕竟台湾对于我们来说,在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有一个先入为主的形象。

台北是唯一一个将Mandarin作为主要语言的准已开发国家大城市,这可能是她对于中国游客来说最特别的地方,可以深度进入一个外国文化,和他们交谈,读他们的书报杂志。在台北,我可以和新认识的当地朋友聊天两个小时,对方完全没发现我们来自中国;在台南,店家会直接用台语和我们讲话。但是普通的中国人还是不要和台湾青年聊政治,毕竟民主中国这种八十年代的话题,和伏魔沙的距离已经远得难以想象了。

所以下一次还来台湾,想加入台湾人一两天:去山上拍鸟和蝴蝶,去海边做义工捡垃圾,去给一个比赛做志愿者,去反中资媒体,去教区聚会,去做艺术。去过了伏魔沙之后,这个国家对于我不再是抽象的存在;如果有幸能够参与一些事情,那还可以稍稍成为肉身的存在。

行程

台湾花砖博物馆:

嘉义的一座小博物馆,距离车站步行七分钟距离,从台湾各地老房子收集来的花砖,并且在尝试复刻花砖的同时满足当代重金属的控制标准。有许多非常美丽的纪念品。旁边不远是阿里山铁道公园。

彰化扇形车库:

从彰化站步行十分钟,台湾唯一使用中的扇形车库,下午1-4点开放,周末上午也开,周一不开。现在有一台蒸汽机车和很多台柴油车,并建有观景台。参观时只能在指定区域活动。

灿烂时光书店:

一家很特别的东南亚主题书店,在台北的缅甸街,也就是华兴街不远,会有各种讲座和活动。可以从地铁南势角站到达。

这张图弄错了,是三民书店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