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山野铁道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伏魔沙游记(下)

3. 从郑成功到Koxinga

我妻子读完几本讲西北太平洋海上商贸/海盗的书以后说,原来郑成功不是什么民族英雄那么简单啊,然后一个台湾的妹子听了就很疑惑,说我们从小教材也是这么讲的啊。教材到底是怎么讲的呢,于是我们就来台南看了一下郑成功。

台南是一个美丽的古都,和槟城一样,都是北东印度群岛大航海时代早熟的美丽果实,美好的小巷,美好的寺庙与美好的食物,每天只卖两种口味冰淇淋并且在老板起床时才决定是哪两种的著名小店。请原谅我写不好这些,总之一定要来台南就是了。

那我就写一下Koxinga好了。我们一路经过了国姓乡、追分-成功火车站、国立成功大学,然后去了赤崁楼、郑成功纪念馆和安平古堡,惊喜地发现这些博物馆已经成功地去成功化了。这里并不存在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至少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我们看到大航海时代沙洲上的城堡,看到了油画《永别》中荷兰牧师范无如丘面对异教徒的勇气,看到了郑军和荷军的缔和条约所遵从的海上信义,看到了拉丁平埔文字的典当契约,看到新塑的台南前市长羽鸟又男的半身像,看到了地层中的玻璃和贝壳,清帝赐予的牌匾,城堡墙体的迭代顺序,以及魁星阁上掷筊杯求考试通过的孩子们和想要考入中国人民大学传播系的许愿牌,孔庙里孔夫子劝你读书用点心的薯片,还有开山神社上半部被换成青天白日的鸟居,来拜天后宫求姻缘的女同性情侣,以及音爆划过天空的F16v。而国姓爷只是这些展览中普通的一环;虽然那场涨潮时的战役决定性地让这个岛屿进入东亚历史,但是我们已经知道,东亚历史只是台湾诸多历史中的一种而已。

最后,我们看到了一台“民族英雄郑成功”的铸铁胸像,没有解说牌,但是熟悉的画风一看就知道来自什么时候。

我们在这里看到的Koxinga,也就是国姓爷是个什么人呢,他有一半大和肥前人的血统,他是捡到贵族头衔的海盗之王,他活着的时候如果有人敢叫他郑成功那是极大的冒犯;他是荷兰人的战胜者,也是原住民的奴役者。这就是现在看到的Koxinga。博物馆的视频里,郑成功是一位教子失败被气死的普通人,视频最后很勉强地说,但他忠于明帝的忠还是我们应该学习的呀。真的吗?我不信。

后来我们在旧书店找到了一本1998年联经出的少儿读物,终于找到了:啊,郑将军来了,台湾人民站起来了(之类的话)。

美丽的台南古城
可惜并妹有试过
熟悉的味道
原来他们早就有拉丁文字了

4.日本的台糖平原和林百货

在暴雨前闷热的午后,我们乘坐最慢的柴联区间车沿着西部的平原往南,路过彰化扇形车库风化中的淡蓝色東急产DR2000型客车,路过北回归线旁的花砖博物馆(大部分花砖在日本生产),路过小站旁仓库墙上被遮盖又重新揭露出来的“大日本xx株式会社”。你知道我们这代人,就算反动如我,还是不能自然地说出日本两个字(至于下一代的中国人就不说了)。

所以我羡慕台湾的年轻人。在蜗牛巷里住家户外窗上,贴着富士山登顶纪念的日丸旗;在台中的铁道馆里,最好卖的纪念品之一是日治时期台铁地图的复制品,而在林百货里是日本时代的台湾纹章。

林百货是客栈老板推荐的台南观光新热门,曾经是台湾最早大百货公司(之一?),最近活化改造成为博物馆、纪念品商店、唱片店和书店咖啡。这里的主题当然是昭和时代的台南,东亚最洋气的现代生活方式,包括百货商场里的指针式电梯,虽然重建的电梯并不太能够还原接近一百年前的风味。

虽然现在林百货里面文创商店远多于博物馆,但是营业状况似乎还不错。而十字路口周边就是昭和时代的美丽建筑,国立台湾文学馆,台南武德殿和土地银行。以前在满洲的奉天和哈尔滨也见过这么美丽的建筑,全数被鲜红色的招牌遮盖,好像是一种浓厚的网红妆。

顺便说一句,在林百货的唱片店有一个意外发现:云南的卧铺列车早晨播放的让人印象深刻的东亚风巴洛克曲子,原来是台湾的《森林狂想曲》。

然后林百货对面是国民党的支部大楼,前面树立着日军慰安妇的纪念雕像,侧上方是国民党的候选人***疾呼发大财。一条街外的一块地盘有人扯了大幅标语:xxx住在大陆不回来,还选啥里长啊。

如图
林百货顶楼
日治时期的台铁

5.重回台北和其他

台北是一座紧邻着巨大火山和海洋的城市,像是雅加达、西雅图与拿波里的混合,即使从我的野人视角来说,台北也很有趣。但我也没有去阳明山,我们去了猫空缆车,遇到环台北山径上行山的人们穿着防蚂蝗的鞋套。去了海边小村老人们的泳场,无视那里刷着禁止游泳的告示,被海底的藤壶划破了手掌。我们去了很多书店,去了缅甸街,还想要去国家图书馆待几天,想要去山里面露营,但是只能留到下次了。

当然我没有去看常凯申和孙逸仙。如果是十年前,我可能会跟所有的中国游客一起去,那样的话我可能会看到另一个台北。毕竟台湾对于我们来说,在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有一个先入为主的形象。

台北是唯一一个将Mandarin作为主要语言的准已开发国家大城市,这可能是她对于中国游客来说最特别的地方,可以深度进入一个外国文化,和他们交谈,读他们的书报杂志。在台北,我可以和新认识的当地朋友聊天两个小时,对方完全没发现我们来自中国;在台南,店家会直接用台语和我们讲话。但是普通的中国人还是不要和台湾青年聊政治,毕竟民主中国这种八十年代的话题,和伏魔沙的距离已经远得难以想象了。

所以下一次还来台湾,想加入台湾人一两天:去山上拍鸟和蝴蝶,去海边做义工捡垃圾,去给一个比赛做志愿者,去反中资媒体,去教区聚会,去做艺术。去过了伏魔沙之后,这个国家对于我不再是抽象的存在;如果有幸能够参与一些事情,那还可以稍稍成为肉身的存在。

行程

台湾花砖博物馆:

嘉义的一座小博物馆,距离车站步行七分钟距离,从台湾各地老房子收集来的花砖,并且在尝试复刻花砖的同时满足当代重金属的控制标准。有许多非常美丽的纪念品。旁边不远是阿里山铁道公园。

彰化扇形车库:

从彰化站步行十分钟,台湾唯一使用中的扇形车库,下午1-4点开放,周末上午也开,周一不开。现在有一台蒸汽机车和很多台柴油车,并建有观景台。参观时只能在指定区域活动。

灿烂时光书店:

一家很特别的东南亚主题书店,在台北的缅甸街,也就是华兴街不远,会有各种讲座和活动。可以从地铁南势角站到达。

这张图弄错了,是三民书店的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伏魔沙游记(上)

1.台北,第一印象

台北跟我想象中不一样。怎么不一样呢?我想了很久说:比我想象得粗糙。后来我觉得,这么说更恰当:比我想象得更支。虽然这样说很伤人。

我们计划先在台北待一个整天,环岛半圈之后再在台北待三天。这样我的第一眼台北只是一个粗浅的第一印象:台北的街道与公园有一种支特色的大而无当;居民区贴满瓷砖的楼房和防盗鸽笼阳台很支;传说中的圆山大饭店真是丑得出奇。郭台铭的光头在公交广告上微笑,捷运上有人开公放应援韩国瑜发大财(这个大概是我正好遇上了国民党内的初选);相比之下,公交车上的性别平等倡议显得稍微生硬和翻译腔。山上保存着戒严时代的哨所遗迹,社区里有烟火气十足的大龙峒保安宫,他们的共同之处是旁边解说牌上的文字都语焉不详地打着官腔抒着情。这根本不是一座小确幸小清新的城市嘛。

前:日治时代的佛教寺庙,碑文曾经被糊掉 / 后:当代佛教

你这么写,是不是有意隐瞒了什么?

 

圆山大饭店。妳觉得美吗

 

妳,相信郭台铭吗

 

我总是免不了要拿台北和香港做比较,第一是街边店面招牌的字体,台北介于香港和中国城市之间。香港的招牌是一种艺术,而中国的招牌是一种凑合弄弄的迷彩艺术。台北捷运虽然全盘照搬日规字体,但是不知道是行间距还是别的什么地方出来问题,看起来就不那么美。

这是香港的字体

 

不好意思这张不是我拍的,借用一下

 

当然,丑得出奇的电脑隶书和comic sans还是见不到的,街头的便利店和自贩机还是那么美好,大正与昭和建筑的保存维护比满洲国好一百倍。台湾至少还是一个正常的已开髪国家,至少平民之间互无戒备,公共设施基本可信任,多元信仰支撑起社会的基本(从长老会到扶轮社的无数组织)。

 

猜猜这是什么时候修建的

 

我的非常主观的第一印象是:香港社会像一棵百年大树,虽然新近遭遇干旱和刀斧,但是内在的深厚力量仍然在破损的枝干和根系里涌动;台湾则像是火荒之后的山林,虽然幼树已经重新覆满山坡。

当然,后来的印象还是有不同。

 

2.伏魔沙的伟大森林

然后我们出发去山上,发现在山上一切刚好相反。你看台湾的书上讲,七十年代砍森林多么多么野蛮,而香港的保育多么多么细致,但是台湾的伟大山脉里的自然比香港强健了不止千百倍。

飞鸟一样的蕨类附生在巨树的枝桠间,而城市的裙边就能见到桫椤树;下雨的天气,林间处处飞舞着我从未见过的蝴蝶。这是真正主宰自己的伟大森林,被人类国家文明祸害仅仅一两百年时间,可能是太平洋西北岸除了婆罗洲以外,植物和节肢动物最繁盛的陆地。而香港的烂头山过于靠近大陆,哪怕在一百年前还有猛虎,现在也只有谷地还残余了一点原生林的灵魂。

啊伟大的北热带森林

我不会忘记在太鲁阁单攻清水大山那个夜晚。下半夜,漫长山径的黑暗中,潜伏着蚂蟥、蛇、小鹿、某种黄鼬和原住民咬人的狗,头顶高大的伞状蕨类向两侧后退;山凹处的路基经常被豪雨冲出的缺口,需要攀爬半朽坏的木梯,偶尔还会迷失路标,提醒我置身于让人畏惧的山林之中。

最后的山脊道路,天色一瞬间变亮了,我可以看清脚下盘结的树根被苔藓填满,四周的山坡都是充实的林冠,而起床的群鸟、螽斯和树蛙像金属一样的声音在齐奏;这时候奇迹的景色开始了,阳光从紧贴着太平洋的云缝中将三角锥山和太鲁阁大山染成金色,空气中悬浮着细雨以及一道比半圆更加宽广的彩虹。啊太鲁阁人的彩虹桥!

清水大山的峰顶在林线以上,破碎灰岩的表面被溶蚀得如同尖刺一样锋利。往南望是花莲海岸,立雾溪的浑水涌进大洋变成一块清晰的扇面,花东纵谷在一列尚未成型的开尔文-亥姆霍兹波状云下方展开;而西面三千米以上的中央山脉群峰正在被云层越过;正东方就是清水断崖,下段的山崖过于陡峭,从峰顶并不能直接见到断崖海岸,只有远处撒上一片阳光碎金的太平洋,如同抛光的金属表面。

这样晴朗通透的早晨,在雨季简直是奇迹,感谢太鲁阁的山神允许我见到这样美丽的早晨与彩虹。

太鲁阁的彩虹桥

从2400米的清水大山顶俯瞰太平洋海岸

中央山脉的分水岭

 

嗯….

 

听几秒早晨的森林

 

 

行程:

游览太鲁阁国家公园,可以住在花莲,坐火车到达新城站,然后搭巴士进入国家公园。沙卡礑、燕子口、九曲洞步道是太鲁阁最轻松,游客最多的步道,但是你完全可以走得更深入一些。这次想走锥麓古道但不幸因为落石临时关闭,于是半夜单攻清水大山。一般来说这是一趟三日的行程,且需要提前一周以上申请。

在太鲁阁你可以真实见到原住民拥有的土地,以及原住民为主体的华语叙事,对于我们习惯了大中华或者其它大民族大文明大历史叙事的支籍人士来说很新鲜。

虽然对东大门夜市无感,但花莲还是一个舒服美丽可爱的海洋城市,还有许多有趣的小店(当然,台湾应该每一座城市都有),以及不少白人游客。

从花莲完全乘坐公共交通翻越中央山脉是一个很少有人走的路线,一般需要两天。乘坐1141路公交车到达梨山,然后第二天从梨山搭车到台中。这次我们选择了公交车到达大禹岭,事先定好车在那里接我们到清境农场,还可以路过武岭与合欢山,当然雨季通常除了雨雾什么也看不到。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关于都一样就不用去了这件小事

1.

小时候我以为中欧与英格兰和我的家乡秋天和冬天一模一样。从《苔丝》、《蝴蝶梦》到特拉克尔和马勒,延伸到浅蓝色地平线的平缓丘陵无穷无尽,透过雾气的日光柔和而浑浊,而河湾上方,莱茵河或者长江的河湾上方是受到诅咒的废弃城堡,或者十年前倒闭的氧化铁工厂落满血一样锈斑的水泥框架。

后来去了欧洲之后当然发现并不一样,一万年前的冰川刨出来的浅丘,和第三纪以来缓慢抬升的泥页岩浅丘当然不太一样,但是都有一种奇特的 箱庭感:你可以步行在一小时内翻过五道山脉,走过山冠、瀑布和昌都(溪流汇流处)。

我们都拥有接骨木,而我的家乡并没有石楠。但是在无法分辨云底形状的阴天,只有胶卷才能捕捉其中的共同之处:世界被一种淡青色的光线照亮。虽然人类的眼睛可以轻易实现自动白平衡,但是我猜想,在视觉处理的早期有一条通路绕过白平衡机制,从而让光线的绝对色彩操纵人的情绪。所以我觉得,德意志的丘陵和家乡一样,并且为此感到喜悦。

 

Evening: Landscape with an Aqueduct by Théodore Gericault ,想象中的欧洲式大气消光

 

胶卷或者日光白平衡才能捕捉到的淡青色

 

2.

小时候我以为印度之那和我家乡的夏天一模一样。在沉重的湿润空气中,榕树长廊遮盖着浑黄而曲折的小河,拉威尔式的热带鸟类叫声的回音和回复混在一起无法分辨,这时候应该脱下衣服跳到水里,游到褐色石头砌成的古代王宫遗址,或者人抿公社时期的废弃泵站。

我们有荔枝和桫椤,但是没有芒果。后来我去了湄公河和伊洛瓦底江的上游和下游,见到那些无法进入的野蛮山谷里的汇水、没有被炸药伺候过的石灰岩礁石险滩,以及被炸药崩坏的石头王宫。在两千年前杜鹃还是我们国王的时候,直到第五点五新罗马还没有在我们的土地上修建高架水渠(通常称作“沱灌”)的时候,我的家乡和印支大地一样,我为此感到喜悦。

妳不想脱了衣服跳下去 妳还是人吗

 

3.

二十岁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雪山,后来我见到了雪山。我见过八千多米和几百米的雪山,我在雪山脚下的木屋住过,那里只有我和一条狗和一头牛,我在雪山环绕的世界上最高的大湖和最高的山口上骑车。但是我从未厌倦雪山。

我还是像小孩子一样喜欢雪山。在望得到苍山积雪的阳台上看书,我会像守财奴一样随时往山上看一眼,确认那些雪就在那里;在沙漠边缘的冬天,雪山每年会出现一个星期,或者从不出现,但我仍然会感到无比幸福;我仍然想要登上一座从未有人涉足的雪山,哪怕难度跟徒步一样也好。

妳不想爬雪山 妳还是人吗

 

4.

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觉得“这里的峡谷、草原、荒野、牛和牛仔和我的家乡一模一样,所以不用去了”。

Posted in dream, river | 2 Comments

斯文赫定 Transhimalaya 路线图

以下地图为瑞典探险先驱 斯文 赫定 1906-1908年的藏北之行路线。

标注出营地、Viewpoint、山口和少数其他地标,点击图标可查看名称、海拔。

位置尽量准确,误差大概在一公里范围内,平原上会更大一些。可以查询 Southern Tibet 一书中对应的地图和照片、素描:

 

参考文献:

Sven Hedin: Trans-Himalaya: Discoveries and Adventures in Tibet. Stockholm 1909

Sven Hedin: Southern Tibet. 11 text and 3 map volumes. Stockholm 1917-1922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Protected: 《去漂流》序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Enter your password to view comments.

计划中的路线

1.鳌太单日穿越:60km 爬升4500m 山地系数11 已完成,18小时

2.白马雪山-维西山脊小径

3.伊朗Damavand火山sea-to-summit :自行车100km+12km小径 爬升5650m 山地系数7

4.斯坦因环线:托满那格子-普夏达利亚-兴都塔什达坂线,自行车;塞图拉达坂线,越野跑

5.多雄罗马琼宗双环巨石线路:自行车

6.Mt. Whitley登顶

7.大峡谷rim-to-rim

8.

Posted in route | Leave a comment

大理苍山徒步地形图

图样如下:

文件大小约37M。下载地址:

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0BzB7VzKXmatuOEh5ajNTWS1RT0E

 

Posted in route, run | Leave a comment

关于鳌太单日越野跑速穿

这从越野跑的角度写的一个单日鳌太速穿的小总结,不算是攻略,如果按照这个去跑出了问题概不负责:)

 

1.单日鳌太有多难?

光是从GPS数据上来看,从塘口路口到大爷海共55km爬升4350m,似乎只是一场难度较大的越野比赛?这样想会死得很惨。

绝不要被数据欺骗了!越野线路的数据无法说明一切,因为路线中很大一部分是在巨石上攀爬,以及锯齿状的崎岖小路,所以很多海拔升降与额外的体力消耗根本无法记录在轨迹上。实际上的海拔爬升大致相当于6500m左右。如果以比赛来衡量的话,从塘口路口到大爷海这段路,体力消耗大致相当于1.5个北京TNF100或者香港100,再加上技术性和海拔,大概只有四姑娘山越野跑的60k组可以与之相比。

鳌太线路的另一个难度应该是下撤路线少,后半程可以说没有下撤的方案,实在跑不下去就只能跪求蹭住徒步者的帐篷了。至于海拔、应对天气变化和认路能力,对于想要挑战这条路线的越野跑者都应该是基本要求。

 
2.什么样的人能够单日鳌太?

首先当然是体力。不仅仅是完成过百公里、百英里的比赛,完成过连续24小时的奔跑,而且需要能够在国内著名的大爬升越野(3000米以上爬升)比赛中(比如天目七尖赛、秦岭越野),成绩至少比冠军慢不超过30%;作为测试,在3小时内完成2000米连续海拔爬升是及格线。

其次是高原经验,虽然只是3000米左右的亚高原,也需要高原越野跑经验,例如能够轻松完成高原越野跑比赛的经验(例如四姑娘山赛、梅里赛、苍山七峰、贡嘎100或者祁连100);

你需要有自助越野跑速穿的能力。你需要非常清楚自己在20小时的连续大强度跑动中需要消耗多少食物、水,身体可能出什么状况。为了不至于迷路还应该有24小时以上无人区户外独自探路的经验,最好是高原独自探路的经验。

最后,你需要一定的越野技术能力,虽然不需要太多,但是在巨石上灵活地跳跃而不至于摔倒是必要的技能。

在速穿之前重装徒步走一遍鳌太路线是非常好的预习,虽然不是必须的。

这只是一个粗略的估计,满足以上条件大概能够20小时之内完成以大爷海为终点的鳌太路线速穿。但是还有技术和找路因素的影响,只能自己估计了。

以我的估计,国内顶尖的越野跑选手(比如得过几个大赛冠军的)应该能在16小时左右完成塘口-下板寺一线,国际顶尖选手13小时也是有可能的,至于10小时,可能只有各位天王级别啦(如果他们愿意来跑的话)

能否自助完成一次鳌太穿越,可以作为一个成熟的alpine越野跑者的标志。

 
3.单日鳌太的装备?

可以参考UTMB的强制装备清单,当然食物和水要自己多准备一些。出发之前最好演练几次,熟悉自己的所有装备。

包:建议偏大容量的越野跑背包与腰包结合,最大程度满足容量和轻便灵活。我采用的Salomon 5L的背包和1L的腰包,应该是这条路线的下限了。建议还是使用12L的背包。

水具:容量共2L以上的软水壶,遇到水源随时充满。前提是必须记下路上的各处水源位置,且没有遇上久旱天气。

食物:你应该知道如何准备24h的食物,建议口味、种类和数量上都多带一些,特别是能量胶与盐丸(不要在野外丢弃任何废弃物,鳌太路线上已经到处是垃圾了)。

衣着:根据每个人的耐寒能力,在夏季,需要准备至少体感温度0度左右的衣物,而且需要了解在后半程体力下降时,人的耐寒能力会大幅度下降。上身装备:短袖、长袖压缩衣、羊毛保暖内衣、超轻防雨衣、薄羽绒;下身装备:短裤、压缩裤。

鞋袜:按照自己的偏好,选择适合技术型路线的大齿越野跑鞋、高帮跑步袜。推荐使用防砂石鞋套,可以省掉很多麻烦。

电子设备:手机充满电,建议全程飞行状态省电,使用maps.me、google earth等离线地图app(只是偶尔看一眼,全程打开看地图电量还是不够的);使用运动手表导航与记录轨迹;头灯2只,一只为主力头灯,另一只是Petzl e+Lite超轻头灯作紧急备用。出发前一定要熟悉所有电子设备的使用。

其他装备:空顶帽、Buff头巾(或抓绒帽)、半指手套、抓绒手套、医用橡胶手套、防晒霜、急救毯、救援口哨、绷带与创可贴、凡士林与防摩擦帖、纸质地形图、太阳眼镜(视个人喜好)、登山杖(视个人喜好)

当然,还要带钱和身份证。

 
4.什么时候出发?

速穿时间最好在5-9月之间,推荐在6-7月,因为日照时间最长,白天长一点总是好的。可以通过天气预报来选择相对平稳的天气。当然,选择天气很大程度上要看经验和运气。

建议在凌晨3:00之前出发,这样在到达鳌山顶的时候刚好天亮,可以欣赏日出。你可以选择住在塘口村,跑30分钟到达小径开始处,也可以选择住在太白县城,凌晨打车到达小径开始处。从塘口的小径开始处到导航架的耗时应该在4小时以内,6小时内需要能登上麦秸岭,如果不能完成的话,必须放弃速穿在此下撤或者返回。到2800水源处应在10小时内完成,这样才能在大约20小时以内到达大爷海住宿点。

 
5.需要做哪些功课?

除了装备、看天气、拉练,你还需要准备:
知道如何到达太白县城或者塘口村(在宝鸡或者岐山高铁站坐班车);
徒步地图或路书,电子导航和纸质都要有;
通过前人的徒步记录熟悉路况,特别是每个水源的位置,除了地图位置还要有文字描述。

Posted in route, run | Leave a comment

高原十二赛

这是关于高原越野跑联赛的幻想计划:

Posted in route | Leave a comment